人工智能时代前沿技术社区

首页 > 黑科技 > 热点

波波到底有没有吸毒?VR可能最有发言权

大海、岛屿、灯塔……几名穿着相同绿色衣服的人带着VR眼镜正在专心看这些场景。有人表示不适应,有人则表示进入了更为放松、沉浸的状态,然

作者: | 2018-08-01 21:30:02 | 来源:镁客网

大海、岛屿、灯塔……几名穿着相同绿色衣服的人带着VR眼镜正在专心看这些场景。有人表示不适应,有人则表示进入了更为放松、沉浸的状态,然而他们共同的疑问是,这是什么?

这个画面出现在上海市青东强制隔离戒毒所,受戒人员正在接受VR毒瘾程度评估,这也是VR技术在戒毒康复上的应用之一。

36_副本.jpg

虚拟现实——VR概念的热度是从2014年开始蔓延的。很多人认为“VR”是下一个“互联网+”。2016年,Oculus、Sony、HTC纷纷发布消费级VR产品。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先后进入VR领域,VR行业变得炙手可热,市场竞争激烈。

但最近两年, VR似乎在行业的视野中“冷却”了,很多人印象中VR技术还停留在VR+游戏、VR+电商等领域。

实际上,VR的研究者和开发者们正在一些低调的领域悄悄发力。比如,以真实“沉浸感”为最大特点的VR技术,正在向戒毒康复治疗领域延伸。其中,比较成熟的应用即VR毒瘾评估和矫治系统。

“藏毒“or”吸毒”? VR一眼看穿

周立波最近有点烦,好不容易在美国摆脱了“持枪藏毒”的官司,想回国洗白,结果弄巧成拙——除了新的名字“涛涛”刷屏各大娱乐版之外,反转再反转的剧情更是让看客们多了不少谈资。现在看来,“持枪”大家心里有点数了,可“藏毒”这事还是扑朔迷离,迷雾重重。

不管周立波在接受《局面》采访时,是如何手舞足蹈尽情表演,在上海市戒毒管理局副调研员徐定眼中,只要用VR来评估一下,就能知道吸不吸毒,鉴定简单明了,争议的真相自然大白。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一个人对毒品的注视时间超过97秒,那么他有很大的可能是一名吸毒者。

这是上海戒毒管理局联合VR行业专家组成的研发团队采集了上千例样本,对戒毒者和大学生进行了数据对比后得出的研究结论。

上海市戒毒管理局将红外视觉跟踪系统引入VR系统,即在VR眼镜上安装摄影机以捕捉戒毒人员眼球运动特点,包括目光移动轨迹和停留时间等。这项VR技术与红外视觉跟踪系统的结合应用是全国首创,该项设备申请注册了三项专利。

在VR虚拟家居场景中,一男一女坐在沙发上,前面的桌子放着一个自制“冰壶”,“冰壶”上插了两个长长的吸管。画面中的女人吸了一口“冰壶”里的东西,仿佛变得飘飘欲仙,紧接着画面中的男人也吸了一口,吸管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吸食者的嘴里冒出了烟雾。

此时,头戴VR眼镜的戒毒者喉咙动了一下,他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要评估毒瘾,首先要诱发渴求,我们的虚拟场景包括‘溜冰’和‘散冰’两个场景”,上海青东戒毒所的民警张朝敬向记者解释。在“溜冰”场景中,部分戒毒者觉得很“嗨”,他们往往用“嗨”来形容这种兴奋。

四人中,有两个人在吸食冰毒,还有两个人在正常工作,这是 “散冰”的虚拟场景。在戒毒者观看过程中,由红外眼动仪去捕捉他们目光停留情况和时间长短。电脑上将自动生成眼动热点图、眼动轨迹图、兴趣区和非兴趣区的对比图等,从而评估戒毒者对毒品的敏感度。

通过拍摄仿真吸毒场景和3D数字建模,VR再现真实的吸毒现场。佩戴VR眼镜的戒毒者置身于虚拟现实场景中,一旦被诱发毒瘾渴求,就会被电脑记录下目光轨迹和生理参数,由系统自动生成毒瘾程度报告。

·VR参与戒毒全程

除了毒瘾评估,厌恶治疗、脱敏治疗以及回归社会康复等一系列针对戒毒全过程中的疗法,也是VR技术应用的重点。

厌恶疗法是采用条件反射的方法,把需要戒除的目标行为与不舒服的或者惩罚性的刺激结合起来,通过厌恶性的条件反射,以消退目标行为对成瘾者的吸引力。在厌恶治疗中,VR将吸毒引起的疱疹、牙齿脱落、四肢变形等人体病变的图片以逼真的场景呈现出来,15分钟的观看时间,让有些戒毒者忍不住闭上眼睛。

脱敏治疗也称暴露疗法,即暴露毒品从而降低戒毒者对毒品的敏感性。

在脱敏治疗中, VR给出一个家居场景。桌子上多次出现粉末状的毒品、注射器、打火机等物体时,场景里的家具家电就会相应消失,最终变得家徒四壁。这时候会出现一把锤子,VR会设计戒毒者抡起锤子将毒品和器具一起摧毁的环节,美好的“家”的场景又出现了。

“吸毒人员看到冰糖等颗粒状物体和面粉等粉末状物体,会联想到吸毒回忆。如果给他们一直看这种场景,就能降低他们对毒品的敏感性。”张朝敬说。

虚拟的现实,给戒毒者以真实的感受,戒毒者主动参与的效果是显著的。徐定告诉记者,这是VR新技术的优点之一。

专治 “心瘾”的VR

吸毒成瘾是一种复杂、慢性、反复发作的脑疾病。与传统毒品作用于阿片受体不同,冰毒等新型合成毒品作用于以多巴胺为代表的兴奋类神经递质。

多巴胺是一种神经传递素,将神经元的信息从大脑中的一个部分传递到另一个部分。会因为一个拥抱、一个亲吻、一句赞美而升高的多巴胺,能引起人的兴奋和欢快的情绪。缺少自控能力的人一旦接触到刺激多巴胺升高的活动(如打游戏、喝酒、吸毒等),往往沉迷而其中不能自拔。但久而久之,多巴胺需要更多的刺激量。戒毒专家解释,这是人体产生了一种耐受,想要获得当初的那种“快乐和刺激”,就必须追加这些行为的次数,这就是很多吸毒者为什么慢慢地都会增加剂量、频率,到最后可能发展到失控的地步。而这个时候,想要戒掉,就会非常难。

这类新型合成毒品的成瘾不到极端程度,往往没有特别明显的身体上的症状,更多是精神上的心理机能损伤,即“心瘾”,这就需要更专业的心理方面的干预来对症治疗。

直到现在,世界范围内仍未研究出专门针对新型合成毒品成瘾者戒毒康复的治疗技术。

新型毒品成瘾的难度对戒毒治疗提出了新要求和新挑战,迫使戒毒机构开始思考,如何利用科学技术研发针对合成毒品吸食者的非药物治疗方式,他们的目光转向到VR技术上。

上海市戒毒管理局多年来与社会机构、大专院校等单位就科学戒毒进行合作,开展VR技术在戒毒康复应用的实证研究和科学研发,共同研发新技术新发明,取得了较为成熟的技术成果,并与其它治疗方式相辅相成,形成了一套戒毒治疗体系。

而浙江省戒毒管理局则是联合多位VR业内专家以虚拟现实(VR)技术为基础,共同开发了国内首套可用于治疗冰毒滥用成瘾的虚拟现实毒瘾评估和矫治系统——VR戒毒系统。这套系统从2018年3月起在浙江逐步推广。

该系统的临床实验数据显示,60余名吸毒者在经过15天6次VR系统治疗之后,对毒品渴求度降低的比例达到了75%。而同一时间内,未使用VR治疗的对照组人员,仅有3%降低了对毒品的渴求度。

“不再时刻想着吸了。”有5年冰毒吸食史的小于表情平静,曾经接受过两次VR戒毒治疗,已经戒毒两年的他即将出所。

与传统的“强制硬戒”方式相比较,VR新技术让戒毒更加人性化和科学性。

“以前吸毒者被简单认定为违法者,但其实他们也是病人、也是受害者。” 在徐定看来,面对吸毒者,戒毒的理念要改变,戒毒的方式方法要科学有效有温度。

VR戒毒——高科技对人性的救赎

一对重度成瘾吸毒夫妇,丧失了神志的两个人可以去抢劫,可以去杀人,去偷一台自己砸不开的ATM机,妻子因为抢夺一丁点的冰毒粉末砸死丈夫,然后萎顿在沙发上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这是美剧《绝命毒师》里的桥段,反映的是毒品最原始最野蛮的破坏力,背后的残酷和冷冽刺人骨髓。

国家禁毒委员会、国家禁毒办相关数据显示,近年来,我国滥用合成毒品人数急剧增加,年均增长达36%,2015年新发现吸毒者中,80%是滥用合成毒品人员。

这些吸毒者们,他们饮鸩止渴,冰山一样的毒品,已经成为心魔,长久盘旋在他们内心。唯有戒毒,才能拯救他们。高科技在科学戒毒中的应用,是对迷途人性的救赎,是黑不见底的深渊中折射出的一道希望的光,被毒品掌控的人生,一样可以重新来过。

最后

业内人士认为,VR戒毒系统在矫正戒毒“心瘾”方面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效果,但仍需要更长时间的验证。

VR戒毒系统的成功研制和应用,充分体现了VR技术以其自身独特优势能够快速渗透行业,与行业需求相结合解决实际应用问题。如此看来,VR行业B端市场的种类和规模还具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将来VR技术的趋势一定是更加移动化、场景化、、混合化的。同时VR的发展需要更多类似于戒毒系统应用中的定制化场景内容的支撑,以及软件、硬件全部配套系统的完善,才能促使VR产业成为未来各行业多维化的重要媒介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