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时代前沿技术社区

首页 > 黑科技 > 热点

新技术赋能银行科技:有效也有限

随着“大力发展普惠金融,让所有的市场主体都能分享金融服务的雨露甘霖”三年前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普惠金融已经成为金融业发展的重要着力

作者: | 2018-09-25 21:39:30 | 来源:亿欧网

28_副本.jpg

随着“大力发展普惠金融,让所有的市场主体都能分享金融服务的雨露甘霖”三年前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普惠金融已经成为金融业发展的重要着力点。

眼下,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新金融机构,纷纷高举普惠大旗,并充分利用科技进步,通过数字化金融服务,推动普惠金融实现“最后一公里”的突破。但是,从这几年数字普惠金融实践情况来看,科技创新虽然在降低成本和风险以及增强金融服务可获得性方面,具有十分明显的效果,但并不能解决现实中所有问题,“技术只是手段,金融才是本质”,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不能仅靠技术单兵突进,而需要科技与金融深度融合以及制度与体系的进一步完善。

传统金融服务普惠乏力

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16年我国私人部门信贷占GDP的比例为156.7%,位居世界第六名,但在金融深化的同时,金融发展的包容性明显不足,2014年我国成年人账户拥有率为78.9%,在全球排名仅43位,表明金融发展存在不平衡不充分问题。

虽然近年来正规金融体系在政府和监管部门的要求和推动下,加大普惠金融服务力度,包括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设立村镇银行,在城乡广布金融服务站,但从实际效果来看,传统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仍然不足,效率仍然偏低。来自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社科院金融所与宜信公司联合发布的《金融科技视角下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研究报告》显示,正规金融体系提供的小微金融贷款为28万亿元,占同期全社会信用总量的比例仅为13.8%。一方面,小微企业融资可得性不高,且融资便利程度较低;另一方面,传统授信方式的固定成本过高,加之金融资金“脱实向虚”进一步挤压小微企业融资空间,使得金融不普惠现象进一步突出。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战略研究部负责人、互联网金融标准研究院副院长肖翔认为,在传统普惠金融模式和技术条件下,普惠金融面临的成本高、效率低、服务不均衡、商业不可持续等全球共性问题,难以得到很好解决。“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时代背景下,以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数字技术不断取得突破,为解决上述难题提供了可行路径和技术支撑。”

事实上,技术的不断演进在给传统金融业带来极大冲击和挑战的同时,也通过与金融的融合,为普惠金融拓展了一片蓝海——依托互联网的广度和低成本优势,将普惠金融的“普”与“惠”提升到新的高度。

金融与科技结合的普惠优势

当前,数字技术的发展使得普惠金融已经发展为一个复杂的金融生态体系,不仅包括了不同类型的金融产品,也包括了金融消费者、金融服务提供者等不同的参与主体;不仅包括提供基本金融服务的机构,也包括为这些机构提供各种服务,以降低金融服务成本、提升金融效率的第三方科技机构。虚拟化、网络化、数字化、移动端、分布式的金融科技不断扩展着传统金融服务的产品体系、时空场景和覆盖人群。

通过充分运用互联网技术、移动互联技术以及大数据技术,数字普惠金融已经实现了降低交易成本、扩大覆盖范围、创新信贷技术、扩宽金融服务边界、提升金融服务质量、增强金融服务可获得性。这可以从传统金融机构与科技公司、互联网平台加速合作得以实现。据了解,一些商业银行已经从过去利用科技改善内部管理、降低成本、提升效率,转向谋求与以互联网为依托、以大数据、云计算、AI等数字技术为核心的新兴科技公司合作。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今年以来,四大互联网巨头分别与四大国有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张承惠在某论坛上表示,数字普惠金融正日趋平台化、场景化,其服务链条从支付到贷款到征信和信用资产的运用不断延长,未来将在专业化基础上综合化。“比如,利用农业保险、小额信用保证保险,为农户、农民企业、农村合作社提供担保,在担保的基础上给予贷款,而这笔贷款是和整个供应链、生产流通环节密切相关的,并且在这一价值链条上,相关的市场机构、市场主体,包括金融机构和非金融机构,科技公司和非科技公司,能够在每一个环节上实现自身的专业化。”

技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技术是手段,金融才是本质,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实践过程中要避免本末倒置。”针对当前数字普惠金融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宜信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陈欢表示。

所谓科技赋能,即通过技术开拓传统金融机构无法顾及的长尾市场,但技术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实际上,由于数字普惠金融在业务模式、技术属性、风险特征等方面的新特点,也带来了数字鸿沟、算法歧视、平台锁定等一些新挑战,从而使得数字普惠金融面临“使命漂移”的风险。

张承惠表示,目前来看,科技赋能的有限性体现在,科技金融公司或者互联网平台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仅仅是一对一单项业务的合作,而不是整个业务流程的全方位合作,同时,在很多情况下合作的稳定性也存在问题。她认为,合作机制的设计,特别是利益分配和风险分担就显得非常重要。此外,协调能力以及系统的整合能力,也构成这种模式成败的关键。“我相信,按照过去那种单打独斗或者仅仅是业务层面的合作,在严监管形势下和新的经济贸易背景下,是不可能长久持续下去的。”同时,我国征信体系等基础设施不完善不健全,从事普惠金融的机构在机制、管理、服务等方面还有欠缺,而这些也并非技术所能解决的。

“还必须看到,支撑金融科技的基础是线上交易活动,没有覆盖全部交易活动,所以金融科技也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她表示。

对此,肖翔也持相同看法:“在推进数字普惠金融的过程中,不能仅依靠技术单兵突进,或者把技术过度地神化、泛化,而应该研究推动包括政策、制度、技术等在内的一揽子、系统性的数字普惠金融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