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禅析软件项目管理初探

作者:biomatrix | 2017-03-20 00:10:59

王一峰(上海交通大学软件学院 上海市华山路1954号 200030)

一 摘要

  本文试图结合作者在软件项目/项目群管理实践中的体会和经验,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探究佛学,特别是禅学当中的哲学思想对软件项目管理理论和实践的借鉴和指导作用。通过对软件项目管理的理论和实践进行初步的哲学阐释,希望能抛砖引玉,对有志于软件项目管理的相关从业人员拓展管理思路,践知践行,建立起适合自身的软件项目管理方法起到一定的参考作用。

关键词:禅,佛,项目管理,软件开发,佛教哲学。

Keywords: Dhyana, Buddha, Project management, Software development. Buddhism philosophy

二 引言

当今社会是以软件产业为代表的信息科技所“捆绑”的社会。从武器装备控制软件到寻常百姓家里形形色色的信息化家电,从生产流水线控制系统到各种企业信息管理系统,从模拟科学实验到工程辅助设计,从五花八门的构成了整个虚拟社会的万维网,到丰富多彩的电子娱乐,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无一例外的被各种各样的软件系统所充分“渗透”。来自各行各业飞速发展的信息化需求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并迅猛发展着的软件产业。最初的软件的诞生,迄今亦不过60数年。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产业能以这样异乎寻常的速度发展,而更重要的是,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产业能经历着70%以上的高失败率的同时还能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发展。这至少证明了两点:一是软件由于前述原因所体现的它对现代社会的不可或缺性。二是软件开发的高风险性。

按笔者个人的理解,软件开发的高风险性来自于软件产品生产过程的内禀的复杂性。之所以称之为内禀是因为软件是有史以来第一种通过直接整合了复数人类的智慧但又不具现化为某种特定的物理形态的产品。其复杂性来源于以下两个方面:一方面是所要解决问题的深度和广度的增加所带来的软件系统本身日益增加的复杂性,这是直接原因;另一方面软件开发类似于文学艺术领域的创作活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开发人员个人的知识,技能和经验,具有人的意识所内禀的不确定性。而且团队开发又会成倍的放大此种不确定性,这是根本原因。

从某种意义上说,上帝/自然的伟大之处很大程度上在于他创造/进化出了人这样一种有独立的逻辑思维能力(意识)的动物。而软件的出现使得人类可能通过整合集体的智慧和相应的信息载体而最大限度的拓展人类自己的手,脚和大脑,而创造出远胜于其个人的自身能力的存在。也就是说,软件使得人类第一次具有比上帝更“伟大”的可能性。当然,上帝并不是轻易就能被超越的,即使现代最复杂的一种软件也还不及蚯蚓这样相对低等的生物的大脑神经逻辑回路的复杂度,但这种可能性不容忽视。

在个人软件英雄时代,尚可以按照程序员的个人能力来控制软件的质量。但是到了如今的软件规模大到动辄需要几十,几百人,甚至成千上万人共同开发的产业化时代,就不可能再靠个人能力来保证这种可控性。经历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软件危机后,有了软件工程和软件项目管理理论的应运而生。

然而,区别于建筑,制造业等领域的项目,工程化方法和项目管理模型并不能解决软件危机的根本问题。正如Fred Brooks在他著名的《人月神话:软件项目管理之道》中总结IBM OS/360开发中得到的最主要的两点管理经验:人力和时间并不是线性关系。向进度落后的项目追加人员往往只会使进度更加落后。软件系统的规模和其复杂度也不是线形关系。软件规模的增加会导致其复杂度指数级的快速上升。[1]时隔十年后的1986年,Fred Brooks又在他另一篇著名论文《没有银弹》中断言“在10年内无法找到解决软件危机的银弹”。这句话不单在另一个十年过后得到了印证,而且时至今日,即使一些CMMI,PMBOK等过程管理模型,在某些领域有了一些突破,仍没有人敢说他找到了成功进行软件项目管理的“银弹”。究其原因,这些模型和方法是以线性的科学管理和问题分解为基础的,即使依靠相应的技术和工具能一定程度上应对软件系统本身的复杂性,但无法解决由前面所说的开发人员引入的不确定性这一软件危机的根本诱因。在这里,传统的西方管理科学显然碰到了难以克服的麻烦。

软件项目管理的实质是人的管理。即使近年来东西方的很多软件企业基于马斯洛的需求模型实行以人为中心的人本主义管理方法,但也只停留在传统企业的企业层面的人力资源管理范畴内,对以软件项目和软件产品的开发过程中的管理影响有限。要解决“人的不确定性的管理”这一软件项目管理的根本问题,需要我们跳出现有的以西方文化为基础的管理模型和方法,向我们一贯以来擅长“人治”的老祖宗要答案,向远流长的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寻求东方智慧之解。解的其中之一,便是本文所要论述的佛教哲学,特别是结合了释,儒,道三家学说之精华的禅学对软件项目管理可能提供的“银弹”方案。

三 软件工程和软件危机

3.1 软件工程的定义

软件,就其定义来说是指一系列按照特定顺序组织的计算机数据和指令的集合以及相关的文档。一般来讲软件被划分为编程语言、系统软件、应用软件和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中间件。[2]

软件开发,是根据用户要求建造出软件系统或者系统中的软件部分的过程。软件开发是一项包括需求捕捉,需求分析,设计,实现,测试,部署以及维护的系统工程。[2]

软件工程,是指用构建和维护有效的、实用的和高质量的软件的工程化方法。软件工程的发展是计算机程序设计工业化的体现。

3.2 软件危机

软件工程的兴起要根源于20世纪60,70和80年代的软件危机。在那个时代,很多的软件最后都得到了一个悲惨的结局。很多的软件项目开发时间大大超出了规划的时间表,如前述Fred Brooks领导的IBM OS/360开发的案例;有一些项目导致了财产的流失,如1996年欧洲阿丽亚娜火箭爆炸事件,甚至某些软件导致了人员伤亡,如1985年加拿大的Therac-25事件。[3],[4]

软件项目管理顾名思义就是软件开发项目的管理。其管理的对象为软件开发项目的人,物,技术和过程。常见的管理模型除了美国项目管理协会PMI的PMBOK,英国政府项目部的PRINCE2等一般项目管理的标准之外,针对软件开发领域,还有基于以CMMI和RUP为代表重载的软件开发过程管理模型,以及以SCRUM为代表的轻载的敏捷开发管理模型。一般认为前者适用于大型的或者关键任务软件的开发,后者适用于小规模的非关键任务软件的开发。近年来为了适应越来越快的商业需求变化和用户对软件开发成本的控制,大型软件开发领域也出现了Agile UP等结合了两者长处的软件开发模型以适应快速增量开发的挑战。

四 禅学思想概论

禅(Dhyana)字是由梵文“禅那”音译而来,意译则为“静虑”,“思维修”,“弃恶”,“功德丛林”[5],其本意是专指色界以上的四禅境界。禅从方法论的角度讲也名禅定,指佛教修行三无漏学“戒定慧”中之“定”,亦指“六度”(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之一。但是只有四禅境界的禅定才可以叫“禅”。《大智度论》卷28:“四禅亦名禅,亦名定,除四禅,诸余定亦名定,亦名三昧,不名为禅。”因为佛陀与其弟子多以四禅力证入涅槃,所以四禅又称根本定〈dhyana-maula〉。[6]

4.2禅史概述

禅,源于印度,后传中土。自梁武以降,兴于李唐,盛于赵宋,远传日韩欧美,至朱明中叶,因“禅净合一”,失去活力,势渐式微。至近世,由得道高僧虚云老和尚遥承五宗衣钵再度弘扬其法而得以再兴。[5]当代则有赵州柏林禅寺的净慧法师推行的“觉悟人生,奉献人生”的“生活禅”,松下幸之助的“工作场即是修行道场”的“管理禅”,为其赋予了生动活泼的现代意义。

禅,自初祖达摩“一苇渡江”,“面壁九年”,落地生根于嵩山少林,后经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五祖弘忍的发展,以六祖惠能曹溪宏法为标志,基本完成了印度禅学的本地化过程,之后六祖惠能门下,由洪州、石头二宗分化成沩仰,临济(后又于石霜楚圆门下分出黄龙,杨岐两派),曹洞,云门,法眼等五家七派,发扬光大,盛极一时,为汉传佛学的最典型的代表。禅传入中国后的本地化过程中,逐步形成了以佛学大乘理论为基础,融合儒道两家思想,形成独具中华智慧的哲学观和方法论。禅结合了佛学中的辩证法,朴素唯物主义的宇宙观和意识论;兼容道家实事求是,尊重自然规律的真理观和人生观;并蓄儒家格物致知,内圣外王的思想,可以说是有中国特色的朴素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

就禅学的本质而言,其实为人类作为个体属性的对真(真理)和美(和谐)的追求,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作为社会属性的对善(道德)的内在要求。正是以禅学为代表的这种朴素的辩证唯物主义思想的指引,直接推动宋朝攀上了中国两千年封建社会的科技文化的最高峰。文定张方平答荆公王安石时的名言“儒门淡薄,收拾不住,皆归释氏”即是生动的反映了当时禅文化在当时中国思想文化界的主流地位。

4.3 禅学新解

按通俗的说法,禅学就是博大精深的整个佛学体系中的一个学派。从现代科学的眼光来看,禅学也好,以及其所继承佛学的大乘般若思想也好,都是反映了其否定之否定的辩证法思想和朴素的唯物主义宇宙观和认识世界的方法论。特别是本地化后的中国禅融合了儒家和道家思想,释,儒,道三位一体,更是区别于一般意义上的宗教而可以说是代表了与那个时代的科技文化水平相适应的哲学和管理学的最高峰。

对禅学和佛学了解不多的人或许会对此有所疑义,我们首先来理解当中的一些基本概念。

佛(Buddha),直译过来就是“觉悟者”。一方面,佛不是神通广大的神仙,更不是西方宗教观念中独立于人类存在的高高在上生活在所谓的天堂里的上帝,而是普通的人。我们来看《金刚经》开篇对佛所作的描述:“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所以佛也要乞食化斋,也是食人间烟火的普通的人。只不过是悉知宇宙万物的客观运动规律的“觉悟”了的人。禅宗强调的直了人心,见性成佛的根据亦在如此。从某种角度来说,如果说释迦牟尼是公元前6世纪的佛,那么牛顿就是17世纪的佛,麦克斯韦就是19世纪的佛,爱因斯坦就是20世纪的佛。

另一方面,佛又称“如来”,“真如”。什么叫“如来”,“真如”?就是不以人类主观意志和意识为转移的事物的本来面目。《金刚经》中提到:“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离一切诸相即名诸佛”,“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又说“”如来者,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所以佛爷可以理解为主宰宇宙万物的客观规律本身,也就是老子所说的“道”,也就是现代物理学所说的“万有理论”。《金刚经》里关于佛的这些描述既是很明确的要求我们透过现象看本质,掌握事物运动的客观规律。

佛教/佛学。其实佛教的说法并不正确,就其本质,佛学从来就不是宗教。从释迦牟尼创立开始,佛学就是指人们认识和解释天,地,人,生,宇宙万物的一门学问。佛学很接近于现代学科门类中的哲学。但是不仅于此,无论显,密,还是禅宗,都体现了佛学作为一门强调修行证悟的实践性学科的存在。并且以“百丈丛林”为代表,发展到鼎盛时期的禅学在管理,心理以及经济等诸多领域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直至净土宗的出现以及之后的“禅净合一”的趋势,导致佛学的宗教化色彩变浓,学问色彩逐渐黯淡,直至近世虚云大师的出现才得以中兴。

佛法/佛经。《金刚经》中提到,“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是故如来说一切法皆是佛法…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佛说般若波罗蜜,即非般若波罗蜜,是名般若波罗蜜”,“法尚应舍,何况非法”,“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所以,佛法就是佛亦即“觉悟者”们所通晓和叙说的宇宙观和人生观。拘于当时的科技水平和知识局限,并没能够用严密的数学公式和推导来描述。所以释迦牟尼“颇有自知之明”的将其停留在定性描述的朴素辨证唯物主义层面上,并且强调只是所谓佛法只是基于当时认识水平的暂时性的说法,不能妄信。

佛法的文字表达就是佛经。一般的哲学著作强调对世界观的解说,停留在不着地的“道”的阐述层面,操作性不强。与之相反,佛经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通篇往往涵盖“道”,“略”,“术”三个层次,并且结合以拟人化的理论模型,形成了一套针对不同的受众都有说服力,而且操作性,实践性都很强的理论体系。代表了佛学大乘般若思想要义的《心经》便是典型一例。虽篇幅不长,我们来看个中解释,可知其中三昧。《心经》全名叫《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全文摘录并按句标号如下[9]:

1.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2.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3.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4.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生香味触法。

5.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

6.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

7.依无所得故,菩提萨埵。

8.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9.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10.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11.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我们先来看第一句“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什么是“观自在”?“观自在”就是一种通过自我反省总结提高的方法论。通俗的讲就是自省,是把观察的对象放在自己身上的方法论。什么是“菩萨”,菩萨的本意是“觉士”,通俗的讲就是一种理论模型,而且是拟人化的理论模型。特别是在《西游记》这样的神话故事里,更是被“拟神化”了。“行”即“修行”,“般若”(Prajna)作“智慧”解,“波罗蜜多”(Paramita)的意思是“度,到彼岸”,“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即包括物质世界和意识世界在内的宇宙万物。“苦厄”就是苦困灾厄。这一句整句的大意是 “人通过观察自心自我反省而修行到了通晓宇宙万物运动规律的智慧时,发现宏观物质只是时空的一种存在方式而已,并不是第一性的。各种困苦灾害都是宇宙万物运动(用佛学的术语说就是因缘和合)的一部分,掌握其因缘和合的内在规律,便可以免苦避害。这一句概括了《心经》所要阐明的“术”(观自在),和用(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并给整个理论模型定义了一个名称--观自在菩萨。

我们再来看第二句“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句其实是全文的中心思想。“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短短8字,一语道破了部分已被现代物理学所证实的真理,物质和时空是一体两面而不可分割的。包括受,想,行,识在内的人类的意识和行为也是如此。

第三句“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则马上阐明了宇宙万物的运动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客观的,是第一性的。没有生灭,没有善恶之分,也不会增加和减少。和第二句一起构成了本文的“道”的部分。

从第四句“是故,空中无色…”开始到第六句“无智亦无得”是用当时人们对周围世界和自身所认识到的一些宏观现象,对第二句“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的中心思想的进一步的展开说明。

第七句“依无所得故,菩提萨埵”。这一句粗看着实让人费解,什么叫因为没有证得(佛果),就成大菩萨了呢。其实这里说的是“修行证果”和“悟道成佛”的关系。什么叫修行,修行就是按照他人教授的或者自己习得的方法办事,取得一定的成果成就。也就是实践。但是实践得到的只是办的这件事的一个结果,并不是使你成为“佛”,成为“觉悟者”的所谓“佛果”。要成“佛”,还是要在实践的过程当中或者之后,通过“观自在”的方法,总结反省提高,洞察成功的内在规律,即“般若”,才能说成佛了。即所谓 “悟道成佛”。“修行证果”和“悟道成佛”并不存在着必然联系。一些人天资颖慧,可以“顿悟成佛”,比如说禅宗六祖慧能法师。当然这也不是无中生有,而是一系列内在外在的要素因缘和合而成的。也有人修行苦道,没证的什么有用的果,反而饿的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坐在毕钵罗树(Pippala)下冥想一番后就 “悟道成佛”了,比如说乔达摩.悉达多(释迦牟尼)。甚至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方便”法门,不过是否真有人通过这种方式成了佛的,没见过,也无史载,就不知道了。天资不太高又不太善冥想的人,就需要通过“渐修”和“观自在”才能成“佛”,比如说牛顿,比如说麦克斯韦,比如说爱因斯坦。当然更多的人修行一辈子也成不了佛。成不了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视“觉悟”的程度不同,可以成“菩萨”,成“阿罗汉”,成“须陀洹”。实在悟不到什么,做个普通人也不错嘛。

第八句“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和第九句“... 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则是对第七句的进一步展开,解释了为什么“悟道”就是成“佛”的原因,说明过去的“佛”也好,现在的“佛”也好,将来的“佛”也好,所有的“佛”都毫无例外的是因“悟道”而成的。

第十句是结论。说明通晓宇宙万物的运动规律,即是掌握了最好的咒语,而从必然世界步入自由世界。这也是佛学,哲学以及科学的目的所在。

最后的第十一句,其实是为尚未开悟的一般民众所准备的。虽然《心经》已经够短,但考虑到当时普通大众的认识水平,不能理解“色不异空,空不异色”也是意料中事。所以,不解其意可以,通篇记不住也没关系,只要能念出 “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这句咒语就是等效的。这部分在佛学术语中属于“密教”范畴。其目的是最大化《心经》的受众,使其能在不同文化层次不同资质的人群当中广泛传播。事实上《心经》也完全做到了这一点,不但在中印两国里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还远传日韩欧美,成为佛学经典中流传最广的一部佛经。考虑到最广大阶层和民众的需求的传道,也正是“普度众生”和“慈悲”的真意所在。

通观全文,开篇第一句讲的是“术”和“用”,开门见山,提纲挈领。第二到三句讲的则是“道”,为中心思想。第四到十句属于“略”的层次,多方引证,展开说明,强调方向性。到最后一句归结为“器”,亦即工具,或者说模式,强调操作性。短短数百字,涵盖“道”,“略”,“术”,“器”,“用”五个层次,形成了一个既有理论性又有操作性的严密完整的体系,堪称精妙。

4.4 禅意精要

禅,究其本质是指人对真,善,美的追求的佛家中道思想及相应的实践模型和方法。其宗旨是“即见自性,直了成佛”的顿悟说,主张人人都有佛性,都可以明心见性,得道成佛。禅也强调大乘佛教的“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普度众生的思想。而依据“拈花微笑”的一则解释其起源的公案,其“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的授受方式和“法则以心传心,皆令自悟自解”的原则独具特色,赋予了禅把佛学拉下神坛的理论基础,和藐视权威经典的传统。甚至多有传统佛教徒看来属离经叛道之言行的所谓“狂僧”出现,著名的有言称“逢佛杀佛,逢祖杀祖”的临济禅师,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的道济禅师(即济公),“纯一将军誉,风流好色肠”的一休禅师等。[3]其实质上是让禅学脱离了佛学的宗教化束缚,允许修禅者们除了在除了最高层次的“道”之外,在“略”,“术”,“器”,“用”等其他层次上的自由发挥,鼓励模型创新,方法创新,工具创新和实践创新。

说到中国禅的创新,就不得不提百丈怀海禅师的《百丈清规》。怀海禅师对禅宗进行了教规改革,制定清规,规定僧众应饮食随宜,务于勤俭,全体僧人均须参加劳动,“上下均力”,“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把佛教僧侣乞食的传统改为中国式的自食其力。这里有一个公案,说得是怀海禅师年事已高,有一次,弟子体谅怀海禅师年迈,将怀海禅师的耕田工具藏起来,怀海禅师那天被迫无法工作,而当天,怀海禅师也拒绝进餐。从此,再也没有人敢阻止怀海禅师工作了。《百丈清规》是中国禅宗创新的一面旗帜,也是中国禅历经改朝换代,天灾人祸而经久不衰的一个保障。[10]

由于禅学有着坚实的佛学理论基础,以“心性本净,佛性本有”,“直了人心”,“顿悟成佛”为旨,同时吸收了儒家的“内圣外王”和道家“道法自然”的思想精华,并有前述的“百丈清规”这样在组织管理上大获成功的管理模型,有公案,机锋转语,以及临济话头,曹洞默照等探究真理,求证佛果的各具特色的方法,也有以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为代表的别具一格的教学手段,涵盖道略术器用五个层次的完整的管理体系,蔚然成观。以当时统治者的支持为背景,吸引了众多文人士大夫来参禅问道,直接推动了唐宋政治,科技,文化各个领域的发展。

禅正是基于佛学严密而可操作的理论体系以及 “百丈清规”这样的僧团管理制度,在人员和组织管理上大获成功,在开启民智的同时获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文化效益和可持续发展的途径。千年禅学对中华民族的组织文化和企业文化产生着深远的影响。而这也正是我们国内软件企业以“人的管理”为核心的软件开发项目管理中最需要借鉴的地方。

五 禅析软件项目管理初探

5.1禅与软件项目管理之“道”

如前所述,软件项目管理的核心是“人的管理”。所以软件项目管理之道的核心就是项目干系人的管理之道。那么项目干系人的管理之道是什么呢?

如果把软件项目的开发过程比作集体翻译一部大型作品的过程,把用户的想法需求经分析,设计,编码,测试修改,最终翻译成计算机能理解的语言为止。从这个意义上说,软件项目成功实施的要义也与翻译并无二致,即信(坚守时间,范围和成本承诺),达(高品质实现),雅(秉承简单原则的代码之美/架构设计的艺术性等)。所以要成功管理好这样一个高度的受人的不确定性所左右的过程,实现项目目标,就需要把团队的力量发挥到极致。而这离不开团队中所有参与人的智慧,激情和合作。而禅正是这样一种“开启智慧,引燃激情,促进合作”的方便法门。

软件项目管理没有普适的“银弹”,但你管理的项目必有其最适合它的一颗“银弹”。你需要不断地预测它,创造条件靠近它并在项目结束之前尽快找到它。因为一个项目有着特定的用户需求,软件技术特性,特定的参与人员和各种资源,特定的组织和社会环境,这些因素按照其内在的规律不断变化,相互制衡。作为项目经理的你要以干系人关系为核心,保持信息收集渠道的畅通,能够尽快掌握其中规律,厘清各中关系和各方利益所在,即时跟踪风险和变化,并作相应的策略调整,平衡各方干系人利益,在有限的资源,资金和时间内确保整体利益--亦即团队力量和价值体现的最大化。

5.2 禅与软件项目管理之“略”

所谓“略”就是反映了你的管理之道的模型。比如说《心经》中的观自在菩萨是一种模型,“百丈丛林”也是一种模型。你需要根据你所在企业的内外环境,针对开发团队,客户关系,上级关系,支持部门等不同的领域分别建立相应的管理模型来管理,以期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当然模型本身可详可略,一切视实际需要而定。

比如说在开发团队管理方面,一般第一步就是要做好绩效考评的管理模型。但是软件企业人员的考评一直是个难题,依靠管理者的印象之类的定性指标,就缺乏客观性。而定量指标设计不当的话,也会因缺乏公正性而要靠管理者“拍脑袋想”来解决,最终流于形式。更重要的是,没法起到员工激励的应有作用,有损于员工和组织的长远发展。有鉴于此,笔者曾于2007年底设计了平衡记分卡的绩效考评系统来做整个团队的人员考评,以充分调动成员的积极性。

笔者首先确定了组织的远景目标为:打造一支能够持续提供近未来的普适计算社会的移动互联网服务的一流的开发能力的团队。

其次,从财务,客户,业务流程以及员工发展4个方向,定义了创造顾客价值,优秀的开发流程,增加组织价值等12个方面构成的战略目标。

再次,定义了平衡记分卡系统的导入和运作流程,将战略目标转化为提高开工率,提高开发效率等14个有实际操作性的重要成功要因(CSF)。

又次,将14个CSF再Break Down成开发量,损益,用户开拓数,沟通能力,日语能力,新技术学习,培训,技术支援等40个业绩评价关键指标(KPI),并定义了每个KPI的详细描述(定性指标)或者分值计算公式(定量指标)。

又次,调整组织结构体系,将团队所有成员分为PMOF(PMO成员),PM,SL和PG四种职位,定义了每季度一次的团队战略会议,确定团队的战略目标的实现情况和必要调整。

最后,我们从财务,客户,业务流程以及员工发展4个方面,为各种职位设计了平衡记分卡,并向团队中所有人员公开。不同的职位, KPI的选择,某KPI的比重,某KPI的必须性都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比如说项目管理方面的考核要点便会在PMOF和PM的职位中出现。其数据来源于每个项目的总结报告。另外,所有KPI都鼓励员工在年前预设全年的目标,并在每季度末进行阶段性考评。

这样既让组织战略“落地”成为每个职位的要求,又能让中低层次人员能够看清自己在团队中的职业发展路径。团队的上层管理者可以通过指导年初的目标设定,以及每季度一次的考评后的反馈,来帮助确定和调整每一为员工的职业发展路径,将组织目标和员工的个人目标统一起来,最终通过实现项目目标而达到组织发展和个人发展的共赢局面。

5.3 禅与软件项目管理之“术”

在笔者所经历的项目中,成功之“术”主要有以下五点,仅供参考。

1. 利用模型和策略进行管理,客户关系是关键。

2. 控制好节奏,关注风险,适时刹车,适时加油。

3. 当好“润滑油”,保持整个干系人团队运转正常。

4. 适当授权,适当决定。

5. 群策群力,友谊为重。

正如禅里面有公案(案例教学),机锋转语,临济话头,曹洞默照等丰富多彩,各具特色的“术”一样,术是可以应“道”应“略”而变的。请根据你的管理思想和管理模型选择合适的“术”。

5.4 禅与软件项目管理之“器”

禅学里所谓的“器”就是各种方便法门。在软件项目管理的术语里则通常叫工具。比如说禅德山棒,临济喝,云门饼,赵州茶等都是所谓的“器”,简洁而有实效。“器”可以是针对“道”的方便法门,也可以是针对“略”和“术”的方便法门,比如说PMBOK里提到的各领域的“技术和工具”里提到的各种工具都是“器”,PMBOK本身也可以说是“器”,一种针对西式项目管理之“略”的“器”。

5.5 禅与软件项目管理之“用”

禅学的“用”是“明心见性,直了成佛”。软件项目的管理的“用”即是在有限的资源和时间内,平衡并最大化各方干系人的利益。如何平衡?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项目经理要时刻保持稳定的心态,不愠不火,不报喜悲,不执著,通过积极的沟通和权衡,这样才能看清干系人各自在干什么,想要什么,其利益点又在什么地方。有时候可能需要项目经理做一些策略性的牺牲,放弃一些东西。这时候要当断则断,不可拖泥带水。时刻记住,放下是为了更大的承担。

六 结论

综上所述, 软件项目管理没有“银弹”,但是你担当的那个项目必定有它的“银弹”。

而禅能够帮你尽快定位和找到那颗“银弹”。任何模型或策略都有它的适用范围和时机,前人的总结的方法和经验,可以借鉴,但是要奉行“拿来主义”。最终还是建立起你自己的涵盖“道”,“略”,“术”,“器”,“用”的管理体系,并能保持适当的灵活性,以不断地在实际的项目中去验证它,调整它,完善它。“理虽顿悟,事资渐修”,再好的理论,缺乏了实践也就成了无根之木,不会长久。

正所谓:“迷时师渡,悟时自渡”。到这里我们也就明白禅宗六祖慧能所说“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真意了。 [7]笔者亦曾作一偈,以释此偈:

纵使直上三千尺

行云须知流水意

势走偏锋或聪明

万物轮回终归一

行文至此,当已点题。以为结语。

七 参考资料

1. http://zh.wikipedia.org/zh-cn/%E4%BA%BA%E6%9C%88%E7%A5%9E%E8%AF%9D

2. http://zh.wikipedia.org/zh-cn/%E8%BD%AF%E4%BB%B6

3. http://zh.wikipedia.org/zh-cn/%E8%BD%AF%E4%BB%B6%E5%B7%A5%E7%A8%8B

4. http://zh.wikipedia.org/zh-cn/%E8%BD%AF%E4%BB%B6%E5%8D%B1%E6%9C%BA

5. http://zh.wikipedia.org/zh-cn/%E7%A6%85%E5%AE%97

6. http://zh.wikipedia.org/zh-cn/%E7%A6%85

7. http://www.quanxue.cn/CT_FoJia/LiuZuIndex.html(《坛经》)

8. http://www.jingangjing.com/(《金刚经》)

9. http://www.netor.com/know/buddhism/sutra/duoxin.htm(《心经》)

10. http://zh.wikipedia.org/zh-cn/%E7%99%BE%E4%B8%88%E6%80%80%E6%B5%B7